服务热线
Mehr
Profit

探讨“工业4.0”

史杰克西的研发主管探讨了数字化转型和“工业4.0”在铸造行业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工业4.0”目前无处不在。它被誉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在这个过程中,物质世界与虚拟世界连接在一起。未来的关联工厂将为优化提供新的机会;并减少各个生产阶段的能源消耗和浪费。这意味着所有制造企业都将面临变革——包括轻金属铸造厂。作为史杰克西的研发主管,Theodoor van der Hoeven正从设备制造商的视角推动数字化进程。在这次访谈中,他分享了“工业4.0”对铸造厂和供应商所带来的具有的重要意义的评价。

Van der Hoeven博士,数字化转型和“工业4.0”对您意味着什么?两者如何相互关联?

数字化转型是目前我们在全社会看到的一个趋势。其包括智能家居、智慧城市、智慧政府等。“工业4.0”可以被描述为“智能工业”。这两者之间的差异显而易见:“工业4.0”是数字化转型的工业版本。

这一转型涉及哪些主要流程或业务领域?我们是否需要采用全新的商业模式才能在未来取得成功和具有竞争力?

很难在这里概括。对于一些小众玩家来说,可能根本不需要拥抱“工业4.0”,但对于那些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运营的企业来说,它可能是一个救星。“工业4.0”可以高度灵活地实施,这意味着它可以用于从单一过程的调整到整个业务的完整转换。如何实施将主要取决于您自己的个人愿景以及您在细分市场中遇到的采纳压力。

从您的角度来看,掌握数字化和跟上步伐的五大成功因素是什么?

首先需要有愿景和想法;其次,数字化必须成为管理层的一个战略重点;第三,现有的工作流程已有突破口,改变了我们做事的方式;第四个因素是您的员工和合作伙伴的支持;最后,我们需要独立的、与供应商无关的标准。

与数字公司或初创企业合作和联盟是否有用?

当然。随着数字化转型,我们不断遇到通常不属于传统专业领域的IT主题。为了使这项技术对我们的行业有用,我们必须快速学习,在需要的地方发展,并引进外部技术来加速我们的进步。

这种转变的潜在风险或缺点是什么?

有许多方面需要注意。首先,考虑和分析投资回报(ROI)很重要。在数字世界中,一切皆有可能。但是,如果没有明确的投资回报,新技术仍只是一个噱头。这需要有一个商业案例。

其次,是安全性。一旦机器连接到外部世界,其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处理安全风险的方法有很多,但大多数仍然与可用性受限制并存。随着事物复杂化加剧,新的安全风险将不断出现,为此,需要适当的软件更新系统。对于机器控制系统,这通常是不存在的。

第三,“工业4.0”的概念包括企业工业网络中的合作。在这种类型的网络中,所有权的定义变得模糊。谁是云储存数据的所有权人?谁拥有使用这些数据的权利?这些问题导致企业不愿意使用某些技术,这反过来又削弱了其潜力。

第四,随着所有这些技术机会的出现,真正的风险就是超载——甚至有失去思路的风险。更多的机器开始通信,便会有更多的数据用于分析。了解决策来源、决策数据以及在决策方面具有最高优先级的层次将是关键。

人类将在这一切中扮演什么角色?

在我预见的未来,机器能够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情况下运行。在这种情况下,人的角色就会从操作转向监督和维护。

铸造行业在数字化和“工业4.0”方面做得如何?

“工业4.0”刚刚开始进入铸造行业。机器间(M2M)通信或基于VPN的远程服务等基础技术已经使用了一段时间。现在客户对这些技术的咨询开始增加。为了充分发挥“工业4.0”的潜力,在供应商和客户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像我们这样的设备制造商必须开发正确的技术,并积累必要的专业知识。在客户方面,“工业4.0”的预期价值必须与当前的安全实践相权衡。在这里,我期望在铸造行业逐步采用“工业4.0”技术,从本地化解决方案开始,向云应用扩展,并在铸造厂与供应商之间建立强大的连接。

您认为这个行业可以向谷歌、亚马逊和优步这样的数字先驱学习吗?

看看这些公司是如何随着时间发展的将会非常有趣。它们都是从一个愿景开始,并通过创造全新的可能性而日益庞大。这很难与铸造行业直接对比,因为铸造厂围绕着基于硬件的商业模式,而您提到的这些公司主要侧重于服务。在您只是为您生产的铸件而付费时,更改您的商业模式并不容易。铸造业供应商可能会从替代商业模式中获得更多收益。

您是否认为未来将会有新的市场进入铸造业——甚至可能来自其他行业?

在我们思考铸造厂的竞争对手时,首先想到的就是增材制造。这是一项非常有趣的技术,有许多潜在的应用,我们应该予以关注。尽管如此,为了成为大规模生产铸件的真正竞争者,还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以改善加工时间和单件成本。

另一类竞争者可能来自数字数据本身。随着“工业4.0”的采用,将生成和共享更多的数据。正如谷歌表现出的,数据可以用来以多种方式产生收入。最终,这可能导致传统的供应商被降级为仅仅是硬件供应商,由新的以IT为中心的竞争者提供全面的工厂控制系统。虽然我确信好的控制系统的设计需要深入的过程专业知识,但是我们不应该低估这种情况,而应该重新思考我们的市场方法。

如果您必须用四个词语来描述未来的铸造厂——会是什么?

全自动化、自行优化、安全和清洁。

史杰克西为此做了哪些准备?

对于史杰克西的所有产品,我们制订了一个愿景,以作为当前和未来发展的指引。它是基于预期的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的考量。这是我们通向未来的桥梁,并且尽可能分解为逐步实施的计划。

这对客户意味着什么?史杰克西客户可期待哪些新功能或服务?

目前阶段我还不能透露更多信息,因为我们还在做很多方面的工作。主要的发展将集中在流程优化和扩展服务。代表我们行进方向的例子包括,StrikoMelter和Westomat的远程访问,以及通过与压铸机的M2M通信进行的Westomat闭环机器控制,或者Westomat诊断,其在与MES系统相连后,现在可以用于连续状态监测。

人工智能(AI)扮演什么角色?

对于铸造厂应用,可以部署经过验证的AI机器学习技术,以优化操作。这意味着优化的可能性不再列在方程或表格中——相反,学习算法不断地在给定的、客户特定的参数框架内搜索优化潜力。在自动化机器方面,我有点保守,因为我们必须确保在处理熔融金属时有绝对的安全性。在这里,我期望设备自行优化而不是自主优化。

诺瑞肯集团下的合并对史杰克西在“工业4.0”方面的努力有何影响?

“工业4.0”可以应用于任何工业过程,其原理独立于这些过程。这意味着整个诺瑞肯集团都可以从中央和地方“工业4.0”的发展和经验中受益。这将推动所有相关品牌的技术进步,使我们对新兴技术进行投资,而这在没有合并前是难以实现的。

Alexa、Siri&Co是否已经在您的日常生活中得到运用呢?

有一部分。在家里,我不是很注重技术,因为它应该为工作和生活提供一个平衡,是一个充电的地方。在汽车方面,我是自动化系统和语音控制的忠实粉丝。我期待着自动驾驶汽车。它们将解放我的时间,让我更舒适地旅行。我可能会在日常的通勤中轻松地坐在我的座位上,享用Siri烹煮的咖啡。

对于史杰克西,“工业4.0”和铸造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将成为纽伦堡(德国)2018年欧洲压铸工业展(Euroguss)的关键主题。现有以及新的史杰克西技术将在7号厅714展位展出。

关于作者

Theodoor van der Hoeven博士于2016年1月成为史杰克西研发部门的主管。此后,他一直在公司领导数字化工作,特别是在产品开发和改进方面。Van der Hoeven获得了燃烧和能源技术博士学位,并见证了发动机和流体动力机器十年的发展。